電梯情人

文章分類: 共筆作家作品

客座共筆投稿:叼著貓的魚

夕陽西下,天空的蔚藍被染上了紅暈,像是羞紅了臉頰。我一個人踏著不大不小的步伐,走在已經走了五年多的路上,前往那間幾乎變成我第二個家的醫院。爺爺躺在病房裡五年多了,全身插滿生命維持器,沒有意識。我不明白為什麼那些老一輩的親戚長輩們總是嚷著讓爸爸不准簽放棄急救同意書、不肯拔管,爺爺沒有意識了,活著到底有什麼意義?這樣的活著,難道不是一種折磨嗎?就連在一旁看著爺爺,光是想像那些管子插在自己身上、自己沒有任何的行為能力,都覺得很痛苦。

不過,無論怎麼覺得不合理,大人說話小孩子有耳無口,沒人在意我的意見,因為即便我將屆而立之年,在他們的眼中我依然是個孩子。而且,為了他們自私的想要延續爺爺的生命,我的夜晚總是被剝奪,同事朋友們的聚餐聚會,我全都不能到,因為我得在病房裡看照爺爺、因為親戚長輩不願意花錢請看護,卻又覺得爺爺沒人看著不行。

腳步一步一步漸趨沉重,我一點也不想要到醫院去,那個病房囚禁的不僅是爺爺,還有我的身體、我的心、我的靈魂。我也想要有自己的時間跟朋友同事相處、我也想要交男朋友,可惜沒辦法。為了那些親戚長輩、為了父母的期待,我不得不屈服。可是我,其實很寂寞。也知道自己的心靈非常乾渴。

習慣性地走到最偏遠的電梯間,不想跟其他的人有太多的接觸,就連眼神的接觸都不想。即使我的內心是多麼想要跟他人交流,但是我知道,因為我不自由、因為沒有更多的時間,我只能白天上班、晚上到醫院陪沒有意識的爺爺,即使有智慧型手機,也不能通電話,僅能打打字。於是越來越像邊緣人,甚至無法違抗成為邊緣人的命運。

在我踏進電梯裡,按過樓層,走到電梯內的角落,慣性背對鏡子,轉向門口,等待那八層樓的時間時,一個高大的身影闖入我的視線、進入我以為的個人空間裡,接著,與我四目相交。我想要別開眼睛,可惜沒有辦法。那是一個瘦高的男人,外型姣好,看起來似乎大我沒幾歲,穿著一伸西裝筆挺。還沒能移開視線,又一名較為年輕的運動型陽光男孩接著跑入電梯裡。整個電梯內瞬間充斥著男性的氣息。

電梯門關上了,我沒有機會逃跑,或者該說,我一點也沒有想要逃跑的念頭,甚至深深地被這兩個截然不同類型的男子給吸引了。原本不想跟任何人接觸的我,竟然不討厭他們闖入我的小空間內。還想要更多、更多。

陽光男孩首先開口,我以為他會對我說出更像搭訕的話語,想不到的是,他先看了一眼電梯的樓層顯示,接著說「電梯不動了」。是的,電梯不動了。一直停在我們走進來的一樓不說,連樓層顯示都不見了。與兩個陌生男子待在一個密閉空間裡,無法進、無法出,我的心裡卻不感到害怕。這樣好像也不錯,我好久,都沒有好好跟男人相處了……

「會害怕嗎?」穿著西裝的男人先是看了陽光男孩一眼,然後就轉過來看著我,用低沉穩重的嗓音與口吻開口說話。我搖搖頭,沒有說話。此時此刻,難道我應該說「我很榮幸跟你們被關在一起」嗎?

「不怕?我們這裡可是兩個男人,現在要對妳做些什麼,妳都無法反抗的喔?」陽光男孩突然向我們靠近一步,我卻直直地盯著他看,依然沒有開口。或許我的外表看似冷靜,只有我自己知道的是,心裡被泛起了陣陣漣漪。心跳不斷加速、腦子裡閃現的是各式各樣的情色畫面,但是我不能說出口。

「妳不會說話嗎?」直到西裝男問了這麼一句,我才終於開口。一句簡單的「誰說我不會。」勾起來西裝男唇邊的一抹魅惑笑容。那個笑容的意義我清楚,他眼神中釋出的訊息更令我興奮得快要窒息。主動朝西裝男前進一步,我輕輕的、盡可能嫵媚的眨了眨眼,唇邊若有似無的莞爾,讓他知道,我可以。

「這是要我觀戰的意思嗎?有沒有先問過我意見啊?」陽光男孩的大掌拽住我的左手腕,一把將我拉進懷裡,不懷好意的手就這樣朝我胸前的柔軟一把抓,太久沒有被觸碰的身軀感到一陣興奮的酥軟,當敏感的乳尖被挑逗,我再也無法忍耐的輕吟出聲。濕了。

「看樣子,這女人餓很久了。」西裝男舔了舔上唇,動手鬆開自己的領帶,在我還在享受陽光男孩雙手揉捏的幸福時,他的手朝我的裙底伸去,直攻我最敏感的花芯,令我無法克制地顫抖。好久沒有被碰了……好想做愛……

「已經高潮了?這麼快?」陽光男孩的唇瓣貼著我的頸項,輕聲的低語更令我敏感,不知不覺中,上衣被掀起,內衣的扣子也被解開,西裝男湊到我的胸前,張口就含住我的蓓蕾,舌尖的柔滑舔弄舒服得不得了,無暇去管這個人是誰,更不想制止陽光男孩正把我的臀部抬高、褪去我的底褲。

我的臀部被抬高,雙手不由得攀上西裝男的肩膀,接著我感覺自己被從身後深深地插入,由淺入深的抽送,淫水汨汨流出,卻覺得還不夠。抬起雙腿夾住陽光男孩的腰臀,此舉更像是鼓勵他更加深入我,頂到我的最深處。西裝男也沒閒著,站直了身子,脫下西裝褲,拉著我的手,把我的頭按到他的雄偉前,我也就如他的意,親吻、舔吮,接著整根納入我的口中。

整個電梯內,充斥著淫靡的味道、淫水被撞擊發出的聲音,以及兩個男人舒服的低吼。將西裝男的雙手拉到胸前,我要他繼續撫摸我、揉捏我,讓我繼續不斷的高潮、強而有力的吸住陽光男孩的花莖,並讓西裝男的雄風深入我的喉頭。在他們同時噴發的瞬間,我感覺到前所未有的滿足。即使身軀疲憊不堪、電梯突然被修好,開門的時候仍然衣衫不整,仍然無法抹去我嘴角的笑意,以及高潮後的潮紅。

沒有留下他們的任何訊息,但是我知道,我們還會再見面的。下一次,他們依然會是我專屬的電梯情人。

(全文完)

客座共筆:叼著貓的魚

不願做貓口中的魚,所以反叼著貓。 現實無法輕易察覺的,透過文字去訴說。 看不見的情與愛,要用心去感受。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 臉書留言
  • 一般留言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