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救

文章分類: 寫實小說

  

  「她很善良的,看到路上的流浪狗都會餵牠們吃東西,真的,她不是壞孩子」著急無助寫滿在奶奶老淚縱橫的臉上。

  陳欣捲入了一件謀殺案。我徹夜難眠,為了這個我再熟悉不過的女孩。第一次見到陳欣的時候,她黑亮的頭髮披散肩上,頭頂的髮絲往後,用一個細長帶著珍珠光澤的夾子扣住,露出她整片飽滿漂亮的額頭。丹鳳眼,鵝蛋臉,小巧的唇,顴骨有點高,稱不上是個絕頂美女,但蠻有自己獨特的味道。

  一小時四百,一週一次,一次兩小時,教的是英文。家裡看起來是個小康家庭,客廳的角落裡還擺著一架不知道有沒有人在彈的鋼琴。我問過陳欣,她說她不會彈琴,但她還很小的時候,琴就放在那兒了。然而,琴面擦得黑亮,似乎還是有人在維護保養著。

  我教了她高二一整年,陳欣的爸爸,我只見過一次。他只是要看看來家裡上課的是什麼樣的人,話不多,就問了我家裡是幹什麼的,哪個學校,什麼科系,住在哪諸如此類的而已。陳欣高一的英文家教,是我在社團的同學,在陳欣要升高二的那年暑假,從我們學校的工科館大樓一躍而下,當場就蓋了白布,走了。

  聽說爸爸在大陸經商,陳欣平常就和奶奶兩個人同住。奶奶就是個再平凡不過、和藹可親的老人家而已,看我像是看個孫子,又是削水果又是倒飲料的,非常客氣地喊著:「老師,謝謝你呀!」偶而還會拉著我的手臂說我好像瘦了,還是曬黑了。

  陳欣的功課不錯,學習的狀況也很好。交代她的習題都有認真寫完,英文字跡娟秀、發音清楚,我上起課來算是輕鬆的。她和她爸爸一樣,不多話。有時候我企圖要問她學校裡和同學相處之類的事情想讓上課氣氛輕鬆一點,但她的回應總是一句話就答完,我也就不再問了,免得自討沒趣。

  要不是發生了那件事,我以為我會繼續帶她高三一直到升學考試為止。當那天我在租屋處聽著音樂準備期末報告時,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我打開門,倒抽了一口氣。站在門外的不就是陳欣嗎?她和平常不太一樣,本來清湯掛麵的頭髮不知被誰拿了剪刀亂剪一通,丹鳳眼的眼皮上畫了藍綠色的眼影,上衣皺褶多而凌亂,很短的裙子只蓋著大腿一半,細跟漆皮的高跟鞋,不像個學生,活脫脫像個宿醉的酒店小姐。

  我想也沒多想就拉了她進門。心還噗通噗通地跳,就擔心這女孩被我同樓層其他同學撞見會流言蜚語滿天。她果然喝了酒,整個人撲在我懷裡,摟著我的脖子。我不知道該拿她怎麼辦,也像著了魔似的,什麼理智頓時都派不上用場。她氣若游絲地在我耳邊呢喃著:「救我求你救我

  我就這麼地,救了她。我把音樂聲量開大,脫去她的上衣和短裙,手伸進她的內褲裡撫摸著。這個時候,她不是那個唸課文的女孩,我也不是那個解說著過去完成式的老師。我們的身分就是男人和女人而已。我脫下自己的運動褲,一手套弄著漸漸勃起的陰莖,在感受她的柔軟處漸漸濡濕時,進入了她的身體。

  陳欣,我來救妳了。她的眼角流出淚水,但嘴角是上揚著。那天以後,我沒再去幫她上英文課,最後一個月剩餘的家教費我也沒收。我以為就這樣,什麼事都沒有,反正她還可以再找別的家教,我的生活也還過得去,加上自己課業日益吃緊,有沒有接案也不是那麼重要。

  法律系畢業多年以後,我成了律師,我沒想到再見到陳欣會是在這種狀況下。她涉嫌殺了她的同居男友,她就坐在我的面前,眼神盡是落寞。我不知道面對一個完全不想脫罪的嫌犯,我能怎麼幫她辯護。陳欣看著我,看不出她的情緒,她淡淡地說:「張律師,不要救我了,求你別救我了

  我不捨地勸說:「阿嬤等妳回去妳知道嗎?阿嬤好難過」陳欣搖搖頭:「阿嬤也不愛我,這世界上沒有人愛我。」我拍拍她細瘦的肩膀:「怎麼會沒有人愛妳,怎麼會呢?」

  然後,陳欣扭曲著臉,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看到她猙獰的模樣。她憤恨地喊著:「阿嬤要是愛我,在我爸拿我洩慾的時候就會進來救我了!我爸要是愛我,他怎麼會長年在大陸玩大陸女人還不夠,一回來就是壓著我的頭叫我幫他口交?阿豐要是愛我,他怎麼會趁阿嬤不在的時候上了我還繼續和他女朋友在一起?」

  我很訝異聽見阿豐的名字,在他自殺了那麼多年以後,從陳欣的口中再次提起我快遺忘了的名字。「那妳的同居男友小歐呢?是怎麼回事?」如果這中間有任何可以減刑的空間都值得我一試。「我沒有殺他,我們是有爭吵沒錯,但他是喝太多酒暴斃的,我離開家又回去的時候,他已經死了。」

  既然這樣,為什麼不辯護呢?我沒有理由不救陳欣。然而,在我還沒開口時,陳欣說了:「不過,阿豐是我殺的,那天晚上在工科館頂樓,我好氣他不和他女朋友分手,就趁他不注意時推了他,他就墜樓了

  陳欣還是哭了,低垂著頭,眼淚一顆顆滴在桌上:「求你,別救我了。」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專業立達徵信社-值得信賴的選擇
  • 臉書留言
  • 一般留言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

一般留言 (19)

  1. 最傷感的是:
    如果放棄了自己
    那就真的救不了自己啦
    (最近思緒也是嚴重拔河中)^_^"
    版主回覆:(10/12/2011 04:57:30 PM)
    嗯~
    解讀得好!

  2. 寫小說這事總讓人感到一種莫名的衝動
    看小說這事總讓人容易陷入後續情節想像
    版主回覆:(10/12/2011 04:57:30 PM)
    我習慣留多一點空間
    讓大家去想
    ^_*

  3. 怪~~了..每次文章的貼照.總是那麼恰當.
    難道你也有專業攝影不成 ?
    ~~佩 服 中~~
    版主回覆:(10/12/2011 04:57:30 PM)
    我沒有專業攝影啊!
    但是要找圖找很久就是了…

  4. 還真是…亂呀!
    有一些安排早就猜到,不過那個跳樓家教的真象安排真是高招,連我也沒猜到。
    雖然亂(交),不過比我的亂通好,哈哈)))0
    孩子它娘果然不是芹菜的!
    版主回覆:(10/12/2011 04:57:30 PM)
    我還韭菜的咧…
    亂中有序
    有看懂就好
    哈哈~

  5. 一碼歸一碼…我也要來救妳…
    他要真想救她的話, 怎麼會從那年就此人間蒸發…在她的生命之中消失…
    版主回覆:(10/12/2011 04:57:30 PM)
    你…..要怎麼救我?
    ^///////^

  6. 把一切真象說出來
    結果讓法官與上天決定
    被別人殺與自己喝酒暴斃
    應該是驗的出來的
    PS.我太入戲了!
    版主回覆:(10/12/2011 04:57:30 PM)
    你每次都入戲到
    我好感動喔!
    ^O^

  7. "救"的點在哪?
    版主回覆:(10/12/2011 04:57:30 PM)
    在上面

  8. 心酸又曲折離奇的作品
    不過這是否有點諷刺男性大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
    版主回覆:(10/12/2011 04:57:31 PM)
    沒有諷刺啦!
    但是我覺得
    下半身思考其實也沒啥不好…噗!
    比起下半身思考,我比較害怕連下半身都不會思考的…

  9. 當然, 當然是用我的生命.
    版主回覆:(10/12/2011 04:57:31 PM)
    頭靠在你的胸前轉來轉去……
    (現在是演哪一齣?)

  10. 讚!!!
    我開始換響後續發展…
    版主回覆:(10/12/2011 04:57:31 PM)
    ^^
    好的!後續就交給你了~

  11. 好看啊
    版主回覆:(10/12/2011 04:57:31 PM)
    你看完,沒打賞就走了喔?

  12. 久久來ㄧ次
    風格依舊
    版主回覆:(10/12/2011 04:57:31 PM)
    是喔?
    我還以為這篇有點不像我
    看來轉型沒成功…

  13. 應該說, 用我的愛救妳.
    版主回覆:(10/12/2011 04:57:31 PM)
    淚眼汪汪……..
    想打噴嚏說~

  14. 還是好有張力,最愛來看小姬了>///
    版主回覆:(10/12/2011 04:57:31 PM)
    但其實我的靈魂不知道被抓到哪去了
    真煩惱啊~

  15. 邊看邊跟著緊張…ˊ口ˋ
    最後她自己都不希望人家救她哩…
    這種人好難救!!!
    版主回覆:(10/12/2011 04:57:31 PM)
    ^^”
    天助自助者
    放棄是機會的終結

  16. 除了小說精采
    回應的部份也很辛辣喔
    來向艾姬問安!
    版主回覆:(10/12/2011 04:57:31 PM)
    謝謝水手~
    忙完了但寫不出來
    我好像得了失憶症啊!

  17. 可能在我這裡喔嘿嘿~
    抱抱小姬
    剛剛pchome寄信給我寫「艾姬台長已回覆您於求救的回應」,我還想說我求救了什麼XD
    版主回覆:(10/12/2011 04:57:31 PM)
    噗!表示我這個標題取得太好了!

  18. 爸爸…我有猜到
    家教阿豐,意料之外
    高啊
    很精彩..看得很過癮
    給妳拍手
    找時間續訪。
    版主回覆:(10/12/2011 04:57:31 PM)
    謝謝來訪。
    經常在友台看到你的身影~
    ^^

  19. 她自己也不想救自己了ˊ口ˋ
    旁邊的人也無法救她!!!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