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戀,刺青控

文章分類: 情慾小說

我對刺青,有種說不出的感覺,雖然,認識你的時候我身上一個刺青也沒有。或許是因為從小家教嚴格,別說是刺青了,連穿耳洞都不可以。沒有為什麼,身體髮膚受之父母,爸媽說不可以就是不可以。人是一種奇妙的生物,自己無法擁有的,因為渴望所以欽羨,因為欽羨所以迷戀。

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就注意到了,你手臂上的刺青,微微地顯露在白色T恤袖口的下緣,好看地爬在你結實肌肉上彷彿最精美的飾品。問你的時候,你笑著回說:「這是梵文,堅持的意思。刺在這個位子上還好,見客戶的時候還能遮在短袖襯衫下面。」

 

「你身上還有別的刺青嗎?」我好奇。

你的笑容帶著一絲神秘:「有啊!但那個位子就不是平常別人可以輕易看到了。」

「是喔?在什麼地方?好好奇喔!」我偏著頭想。

你笑而不答。

 

但我終究欣賞到那神秘地帶的刺青了。你掀起浴巾,將飽滿硬挺的陽物塞進我的口腔,我眼角掃過你腹肌下方的圖騰,一朵開展的天堂鳥花,非常性感。我一邊吸吮著你,一邊從瞇著的眼縫中欣賞著刺青在男體肌肉上的美感。你退出我的口腔,想以正面體位進入我。

我跪坐起來,因為這樣才能看得清楚。

你輕笑:「你想看?」

「嗯,我想看。」我想看你的刺青,也想看你抽插著我,在我身體滑進滑出的樣子。

「好喔,妳慢慢欣賞……我用力幹妳的樣子。」你露出一抹邪笑。

 

那天一起沖澡的時候,我還撫摸著你的刺青,看著天堂鳥上面佈滿的水珠。

「喜歡嗎?妳幹嘛不也去刺一個?」

「我不行啊,爸媽不准我刺青,而且我怕痛、怕難照顧又怕後悔……」

你呵呵一笑:「幾歲的人了,還有爸媽不准這種事。痛不痛是看部位,手臂就不太痛,腹部就很痛。真的怕痛,妳買紋身貼紙就好了。」

「我問你喔,不是有些人會把伴侶的名字刺青在身上示愛的嗎?如果我要求你把我的名字刺青在你身上,你願意嗎?」

你毫無疑慮就搖了搖頭:「神經病!如果以後我老婆問我Selena是誰我要怎麼回答?」

我噘起嘴:「哼,那你不會娶一個叫Selena的人不就好了?」

「喔~妳在跟我求婚啊?」你大笑。

「我才沒有!」這麼說的當下,我覺得婚姻對你我來說都還是很遙遠的事情。

 

然而,怎能預料到,此時你手上抱著滿月的小男孩,結實手臂支撐著他被尿布包裹得圓滾滾的屁股,另一手則扶著小嬰孩的後頸,露出在平常戴腕錶位置上的長型刺青。

「這是什麼?二維條碼嗎?」我湊近你身邊問著。

「哈哈,對啊!妳要不要嗶嗶掃描一下?」你咧嘴笑著。

「真假?掃描出來會是什麼內容?」

「開玩笑的,才不是條碼,是我老婆要我刺的,她的名字就藏在這黑線條之間。」

當我還想要問些什麼的時候,你懷裡的小男孩突然扭動身體啼哭起來。新手爸爸則顯得手忙腳亂安撫著:「OK、OK~不哭,帶你去找媽媽……」並東張西望尋找著能拯救他的女人。

在你兒子的滿月酒宴席上,我突然理解到,你不是不願意將我的名字刺青在你身上,而是我還沒有讓你愛到心甘情願留下印記。

 

過了幾天,我走進知名的刺青店裡,滿身刺青的店員招呼著:「小姐您好,有預約嗎?還是想要刺青什麼圖樣?」

我微笑著:「我想要刺我的英文名字,Selena。」

(本文刊載於姊妹淘專欄)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專業立達徵信社-值得信賴的選擇
  • 臉書留言
  • 一般留言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