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點情人:我在性裡,交換愛

文章分類: 情慾小說

MP900341439.JPG

「別再用那種眼神看我,小心我吃了妳。」他的嘴角漾著邪氣的笑意,我只能快速低下頭攪拌著透明缽裡的生菜沙拉。我到底是用什麼眼神看他?我怎麼自己不知道。

只是一個約會而已,我和這個男人的緣分也不過是三個小時。別人看我們的關係,像是情侶,但嚴格說起來,他只是我的客人。

「包臀的緊身洋裝,單色的,不要太花俏,露肩或低胸的也可以。妳長髮嗎?把頭髮盤起來好嗎?穿細跟的高跟鞋……」見面前,照例確認了一下客戶需求。多虧了現在神乎其技的手機通訊軟體,搖一搖就找到也在附近的人,聊個幾句就能很快地約見面進行一場交易。

我出勤一次的基本時數是三個小時,男人想做什麼都可以。但上床這件事,要看情緒,因為我並不是妓女。接過的case有充當女友回去看父母的,有陪同跑趴聚餐的,也有純粹無聊只是想找個人聊天吃飯的。通常第一個小時都像一般情侶約會認識一下彼此,如果這個男人讓我有感覺,我才會提議加碼活動。

他長得有點像我的初戀情人,校園樂團的吉他手。今天有沒有可能彌補我心裡的缺口呢?我這麼想著,忍不住又偷偷抬眼看他。他望向窗外,嘴角上揚著,今天是個好天氣。

銀色跑車駛進摩鐵,我問了一個很煞風景的問題:「你有女朋友嗎?」他似笑非笑地說:「有啊!不就是妳嗎?」是啊,我還在工作時數當中,怎麼能這麼不專業。或者說,怎麼能認真了?

房間門一關上,他就把我拉進懷裡,親吻我的額頭、鼻尖和唇。修長的手隔著洋裝愛撫著我,手心的溫度透過薄薄布料傳遞到我的肌膚上。他輕輕拉開我背後的拉鍊,雙手順著肩頭拉下我的洋裝,整件洋裝順勢滑落到地上。「高跟鞋不要脫…」他的聲音因為慾望而低啞,一口含住我的耳朵,手指隔著我的黑色蕾絲胸罩捏弄乳尖。溫熱的舌舔著我的耳洞,一路往下吻著我因盤髮而整個裸露在外的脖子,胸罩也被他脫下,我禁不住他對敏感帶一連串的攻擊,嬌喘出聲。

全身只剩下內褲和高跟鞋,他把我抱上了床。鬆開我的髮飾,長髮披散在床上,他讓我躺著舒服點。要我穿著高跟鞋做愛,這男人是有戀鞋癖吧?他舔弄著我的乳頭,手伸入我的內褲,滑過我剛修剪過的陰毛,探進已漸漸濡濕的陰部。脫下我的內褲,他溫柔地撥開兩側的唇瓣,兩指從陰道口插了進去。我閉上眼,感受他的手指在我體內進出,享受著他的疼愛。

我聽見他脫下自己的衣物,撕開鋁箔包裝的保險套,我微微睜開眼睛,心想是不是該我為他服務時,他好像有讀心術般地說了:「妳別動,我來就好……」我覺得眼眶有點熱,怎麼回事呢?這不是場交易嗎?他取悅我,扮演情人的角色好像比我還入戲。他在我體內進出並沒有很久,就射了。趴在我的身上,他低聲地說:「不好意思,我今天太興奮了,控制不好……」我忍住笑意,竟因這個莫名的可愛道歉對他產生更多的好感。

溫柔的男人放好了按摩浴池的熱水,試了水溫,向我招手。我脫下高跟鞋放在地上,裸身滑進浴池裡。「Hey,妳相信真愛嗎?」他問我,清澈的眼眸感覺很誠懇。我聳聳肩:「不太相信。」我想起那個突然人間蒸發的初戀情人,還有那個劈腿兩次狠狠傷透我的前男友。「為什麼要我穿著高跟鞋?你的性癖好?」我好奇地問。他嘆了口氣:「因為我女朋友有雙美腿,穿高跟鞋很漂亮。但她幾個月前意外過世了……」我震驚到說不出話,沉默著。

離開摩鐵,他開著跑車載我到我們約見的地點。除去現金交易,這個約會彷彿是個真正的約會,只是我們都是別人的替身。分離前他對我說:「妳知道嗎?妳應該相信真愛,否則妳更難遇到真愛。」

這個夜晚,風有點涼,我看著他將跑車駛離,終於消失在我因淚水而模糊的視線裡……。

(本文刊載於臉紅紅網站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 臉書留言
  • 一般留言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

發表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