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鏡

文章分類: 情慾小說

我無法面對自己,只能一個人在夜裡哭泣。心裡的結,也許要下輩子換了一個軀體才能解開。像我這樣的人,存在著什麼樣的價值?和所有旁觀者一樣,連我自己都覺得困惑。

男人,也有脆弱的時候。什麼時候我才可以光明正大展現我的脆弱?但有些時候,想起自己這樣一路走過來,又對自己的堅強引以為傲。畢竟,我是活著的,雖然你也可以解釋為懦弱怕死,但我畢竟是活著的,活在別人和自我的疑慮中。

我為什麼會是現在這個樣子呢?曾經有朋友問我,是因為當兵時的傷害嗎?而我自己,並不這麼認為。我並不恨那些人,那些把我拖進廢棄鐵皮屋裡雞姦的學長們,男人的獸性我也很清楚,即使當時非常痛苦,我總覺得隨著他們的臉孔漸漸模糊之後,我就會忘記。無力掙脫的我,只聽到混亂的笑鬧和叫囂,「操死你這個死娘們!」在空蕩蕩的廠房裡產生了回音。

我想到前女友小慧,依然感到椎心的痛,我最怕手術評估時被問到這樣的問題,這是我唯一的致命傷。「你有交過女朋友嗎?你愛她嗎?」這簡單的問話引發了我的淚水,小慧哀怨的眼神又清晰地出現在我的腦海中。小慧是單純可愛的女孩,面對她,我沒辦法把「分手」說出口,但又不得不說。交往兩年多,我對小慧極好,我們也盡情享受了兩人的甜蜜時光。我親吻她性感的鎖骨、前胸,吸舔著挺立的粉色蓓蕾,雙手貪婪地撫觸她嫩滑的肌膚,我愛戀著女人的身體,愛戀到做愛的時候會禁不住流淚,但做完愛之後的空虛,總像一張大網,包裹束縛著我,我只能擁抱著她,沉默。

「為什麼?」小慧泛淚的眼差點擊潰了我的決心。「因為我不能傷害妳,現在如果勉強在一起,以後妳會受到更大的傷害…」我以為這樣就是結束了。對她做了交代,對自己也做了交代。但是,我錯了!彷彿是每夜每夜反覆出現的惡夢,心裡的聲音不斷跳出挑戰我,「你這樣做,對嗎?」而每隔一段時間,我就會有不同的答案。

白色的日光燈管冷冷地照映著我爬了滿臉的淚水。一疊手術評估表被輕輕放在桌面上,他擺擺手說:「你回去吧!想好再來…」我已經想清楚了,只是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一想到小慧凌空躍下後血肉模糊孤單地躺在冰冷的柏油路上,我怎麼也無法擠出一句話來。

鏡中的我,是我嗎?我裸身站在鏡前,雙手緩緩滑過注射後隆起的胸部,一路往下,平放在平坦的腹部上。小慧,妳放了我吧?好嗎?下次的手術評估,別再出現在我腦中了好嗎?看著鏡中那奇異不協調的軀體,兩腿間垂頭喪氣的陰莖…,我緊握拳打裂了眼前的鏡子,鮮血飛濺在浴室的米色牆磚上。
PS:
延伸閱讀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lovefactor/3/1277538596/20070103121038/
阿飛寫喜劇,我寫悲劇,哈哈~^_^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專業立達徵信社-值得信賴的選擇
  • 臉書留言
  • 一般留言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

一般留言 (8)

  1. 挖ㄨ~
    真的很極端。。。
    版主回覆:(10/12/2011 04:50:50 PM)
    cc…

  2. 呵呵…
    這篇寫得好!
    描寫得深刻仔細,你風格有轉變的跡象…
    原來我的「她」有這段過去?哈哈,難怪會變成變性人?!
    像這樣文章彼此呼應的寫法其實可以無限延伸…
    每篇小說裡的角色都可以發展出個別的故事…
    題裁寫不完了!
    其實這主意我已經實踐過,嚴格說是我的科幻寫作計劃。我的靈彈主角後來寫出了另三本長篇小說。
    我當初是打算每一本科幻都成為一個系列的…
    可惜沒有出版社的支持….唉~
    版主回覆:(10/12/2011 04:50:50 PM)
    我只是用「她」的概念
    但是和你的那篇小說是沒有直接關係的啦!^^

  3. 喔喔~~終於見識到悲劇版了,艾姬好啊!
    我喜歡這篇的意象,尤其是最後一段切合題要,描述清晰,艾姬好棒~(抱一個!)^_˙y~
    版主回覆:(10/12/2011 04:50:50 PM)
    表示有一些我曾經迷失的部份
    開始回來了~^^

  4. 誰ㄉ(掃瞄機壞)ㄌ??
    素0號還是1號ㄉ故事?? ㄏㄏ~^_^
    版主回覆:(10/12/2011 04:50:50 PM)
    哈哈~都不是啦!
    這一篇跟同性戀是完全沒關係的…

  5. 那是..人妖ㄛ ?
    去泰國了嗎?
    版主回覆:(10/12/2011 04:50:50 PM)
    應該是…還沒變形完,暫時當人妖

  6. 古墓派小公主

    我喜歡這個故事呢

  7. 變性人的心理其實很直得研究,是因為本身有性徵才想要變性?或是因為外型娟秀造成內心變形?或是因為本身的性向有別於人不得不?變性人的心理在變性的過程甚至完成後會淚灑從前又是怎麼了?真的很值得研究,比如利菁說老公生氣的時候她會向老公下跪…這其中除了戲劇效果,應該也有很多的性別因素在作祟吧?任我行剛剛忙完了,有力氣來胡說…

  8. 「我」來了…↑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