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戀。

戀。
親吻著妳渾圓的乳房,我突然覺得想哭... 我對女體深深地迷戀著,我覺得這是造物主最美的發明。 從青春期開始,我開始買寫真集,不只是為了性幻想,而是一種藝術的收藏。 我的第一任女朋友在我床下的紙盒裡發現了這樣的秘密,大吵一架還說我是變態... 其實哪個正常的男人不喜歡這樣?就算不買寫真集,兄弟死黨也會mail給你,這是有福同享的一種表現。而我看了別的女人的身體,不表示我就不愛妳!當時的我,是這麼解釋...

交易

交易
「我明明不想的,卻還是做了...」妳說。 年輕的臉龐卻在眉宇間有著滄桑。 「缺錢嗎?」我問。 妳點點頭,又搖搖頭:「其實...也不是那麼缺...」 「那為什麼要做?」 妳輕呼了口氣:「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我沉默了。 妳和當年的我一樣,年輕、漂亮,只是不知道生存的意義為何。 「我不喜歡上課、讀書、考試...反正讀那麼多書也是要賺錢的嘛!我同學也在做啊~其實這也沒什麼!」 妳挑挑眉,防衛機...

悸。

悸。
我必定是瘋了,否則怎會在這樣的夜裡按妳的門鈴? 妳打開門,睡眼惺忪、頭髮凌亂、衣衫不整,身上胡亂披了件外套,外套的袖子垂在肩下擺呀擺的... 妳看見我,睡意被驚訝所打散:「怎麼來了?」 我注視著妳美麗的眸,深沉地。 「睡不著...」我說。 妳拉我進屋裡,門一關上,我一把抱住了妳。 牆上的掛鐘聲響在寧靜的深夜裡顯得特別清晰,滴答、滴答、滴答... 妳沉默著。 這次,換我驚訝了...我以為妳會推開我,...

【關起門來說的話】邪念

【關起門來說的話】邪念
我還記得那一晚,你的眼裡有著歉疚,對我說:「對不起...我剛剛對妳,有邪念...」 我心底的笑意比我嘴角的微笑還大上許多,好一個誠實的男人! 說穿了,這就是性幻想吧!男人很妙,穿著暴露的女郎會勾起他的性幻想,但穿得保守的女人也會引起他征服的渴望,因為看不見,反而更多了想像。 想著純白護士服下的動人曲線,想像撕開熨燙平整襯衫時晃動的乳房。AV片的思想灌輸我可以理解,所有神聖的、專業的、莊嚴的,和原始...

寒。

寒。
在便利商店晃了一兩個小時,一出店門口,接觸到冷空氣的鏡片瞬間產生了一層茫茫的薄霧。搓了搓雙手,往手心哈了幾口氣... 「這麼冷....幹!」自己說給自己聽。 拉高了外套的衣領,雙手插進了褲袋中。 低著頭慢慢地走著...... 三五成群的年輕人戴著花花紅紅的毛帽,男孩子穿著厚重的棒球外套,女孩子穿著仿皮的短裙、毛襪和長靴,從身旁嘻鬧走過,其中一個還不小心撞了一下我的左肩。 幾個藝人的名字隨風飄進了耳...

迴(下)

迴(下)
冷鋒過境的天,夜晚持續的低溫。 「弘哥為什麼突然不理我?他從來沒對我這麼冷漠過...」電話那端的妳,絮絮叨叨抱怨著。 「妳怎麼突然在意了起來?難不成妳想婚了?」我半躺在床上,牆上掛鐘指著10點,他要回來了... 妳出乎意料地哭了起來... 「我被甩了...還懷孕了...總得趕快把自己嫁出去吧!等肚子漸漸大起來...我不敢想、不敢想...」 「我也沒辦法幫妳,我要結婚了,最近忙得很... 」我的聲音...

迴(上)

迴(上)
妳纖細的手指輕輕攪動著面前的熱咖啡,隨著擴散開來的乳白色奶精,漾開了笑容。 「小優結婚了,妳知道嗎?」 小優,是我們的大學同學,但我和她不太熟。 「我怎麼可能知道,我和她不太熟,畢業以後根本沒聯絡...」 妳挑了挑上揚的細眉,神情轉為不屑。 「哼~她長得又不怎麼樣,聽說老公是有錢的企業家二代,準備移民到美國呢!」 「嗯...那妳呢?什麼時候請我喝喜酒啊?」 妳輕輕敲了敲桌面,擴大了笑意: 「別傻了...

囚。

囚。
迴旋,俯衝,嘶吼,掙扎,力竭,斷面,破碎... 盲目,逃避,控制,壓抑,窒礙,束縛,靜默... 噓~不要說! 擁抱著光亮,雖然令我炫目... 嗶嗶剝剝答答... 死屍遍佈... 嗶嗶剝剝答答... 完全俘虜... 嗶嗶剝剝答答... 前仆後繼... 嗶嗶剝剝答答... 重蹈覆轍... 這是我的牢籠、你的牢籠、他的牢籠... 翅膀緊貼著柵欄,身體瞬間墜落~ 被捕獲的蚊蠅,來不及哀悼同伴生命的殞落。 ...

殘。

殘。
馬路上奔馳的車聲,刺耳的電話鈴聲,隔壁傳來的電視節目聲,對面小孩啼哭的聲音,窗邊風鈴的叮噹作響,遠方飛機劃過天空的聲音...... 我的聽覺,是否太敏銳了些? 聲音,干擾著我的思緒、影響著我的情緒... 不是悅耳的樂聲,不是蟲鳴鳥叫,不是潺潺的水流聲,不是佛梵之音... 萬籟無法寂靜,在我腦中來來去去,以細微卻又深入的姿態,刮蝕著我的腦神經。 我可以不要聽吧!即使塞入耳塞,也感覺到自己的心跳聲放大...

偷。

偷。
我一直以為,之所以喜歡和妳在一起的感覺,除了妳的年輕可愛外,很大的成分是”偷”的快感... 在離公司兩條街的公寓套房裡,我偷嘗著妳的青春,在滿屋子Hello Kitty的粉紅綺麗夢幻中,我舔舐著妳的甜美。 沒有人發現我們的辦公室不倫戀情,既然妳是我的助理,同進同出是理所當然的事。以公事為由,我們或一起吃午餐,或一起喝下午茶,而我的餐點都是”妳”。 妳粉嫩的乳頭,因我的愛撫而挺立著... 年輕肌膚的...

伴。

伴。
我想,我是愛妳的,比我自己想像得還要愛妳... 這一刻,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因為,你就在我身邊... 是啊!我就在妳身邊,輕輕擦拭著妳眼角的淚痕,我發誓從此不再讓妳哭泣... 我覺得好冷喔...越來越冷... 冷嗎?我俯身抱住了妳。 你不會再離開我了吧? 嗯...妳放心,我不會再離開妳... 我...會不會臭臭的? 妳怎麼會臭臭的呢?好香喔~我最愛妳身上的味道... 第幾天了呢?我們這樣在一起有...

懼。

懼。
你的唇,輕輕刷過我的唇,柔軟的觸感,好似從頸間有股電流竄升到兩頰,溫熱濕暖的舌,在我齒間探索著,由淺而深... 急促的呼吸,輕輕的啃咬,帶著慾望的熱切。 第一次,我沒有回應你的熱情,一滴淚,在我的眼角懸著。 我心裡的缺口,你看不見的,沒有人看見,因為它在我的心裡,被肉身所包覆著,沒有鮮血淋漓的壯烈,而是空空盪盪的沉默。 這個缺口,越來越大、越來越大...好像就快要大過我的肉身,甚至反過來要把我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