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奴

文章分類: 共筆作家作品, 情慾小說

共筆作家:慾望粉紅Desire Pink

她會在他來之前先準備好,馬甲、皮鞭、蠟燭、高跟鞋……

她知道,他喜歡的。

淨身後的他,像隻白斬雞,雙腳屈膝在地上,打著赤膊不敢動彈,只有那囂張的肉棒直挺挺的。

 

「還是沒學乖阿?」她輕蔑地笑,一腳踏上了他的大腿,一扭一轉,鮮紅的圓印就這麼烙在了他身上。

「謝謝主人的教訓!」他唯唯諾諾地說,頭低低的、不敢起來。

 

她無聊地打了個哈欠,這賤人總是這樣卑躬屈膝的,明明心裡想的要命,還是只敢趴在地上當她的哈巴狗,她想著,今天該玩什麼好呢?

 

「喂!小賤奴,過來!」她趴在床上,指揮著他,而他,依然不敢抬頭,如野獸般地,四肢著地,緩緩地爬了過來。

她的手一伸,扳過了他的頭,她附在他的耳畔,「今天,來點刺激的!」

 

她的手撫上了他的胸膛,尖尖的指甲劃過了他的肌肉,輕輕地繞了個圈,戳上了中間的硬石。

「阿…」他低喊著,如野獸的鳴叫。她知道他痛,但她就是想要他更痛。

「噓,別叫!」她更用力地戳進了那塊深黑。「喔…」那是他的悶哼聲,如往常地,激怒了她。

她站了起來,高高的跟狠狠地扎在了他的腳板上,接著用力地壓了下去。他使勁全力地咬著牙,就是不敢出聲了。

她喜歡看他痛苦的樣子,那讓她覺得很有快感。

見他終於盡了自己的本分,她決定給他一點獎勵。

 

「等下,不許叫!」她在他耳邊威嚇,示警似地咬了他的耳垂。只見他吞了吞口水,沒有說話。

她的唇若有似無地吐著氣,由臉頰、脖子、喉結向下,接著來到了胸膛,伸出舌頭輕舔、來回地潤濕著這片廣闊的平坦。

他發出了粗重的喘息,雙手握成了拳,卻仍堅持著沒有不叫。

塗著指甲油的纖細長指緩緩畫下,彷彿吐著蛇信的小蛇一點一滴往慾望的根源邁進。

於是,她握起,那腫脹的東西,輕輕地撫弄著,來回搓揉,一下又一下……

有時,也會重重地掐起,讓那賤奴沒法愉快的享受。

 

她用手指在那敏感的頭部繞著圈圈,另一隻手仍然套弄著他的粗長。

「恩阿…喔…」隨著他的喘息逐漸混亂、加大,她知道他快到了。但她,偏不讓他得逞!雙手一放,她停下了動作。

只見他充滿慾望的眼睛逐漸轉成了失望,他抬頭,又馬上低了下來,害怕惹怒了他的女王。

「女王,我做錯了什麼?」

「賤人,就這麼享受著我的施捨?」一說,高跟鞋又抵上了他的胸膛。

「對不起,是奴的錯。求女王施捨,拜託您…」他跪在地上,拿下了紅色高跟鞋,舔弄起了她的腳趾,一根一根不敢馬虎地,獻上自己的忠誠,毫不猶豫地顯示自己的服從、低下。

她又笑了,笑他總是這麼低下、這麼完全地服從。她抬起了脫下高跟鞋的那隻腳,繼續了給他的施捨。

當他終於承受不了,而她嫌惡地移開腳。他用雙手捧住了自己的洩物,最後喝下了它。

「謝謝女王!」邊喝邊咕噥地說。

她最喜歡這一刻了。看著他屈服於自己,享受著她賜予他所有的一切。

但,還來不及繼續沉浸……電鈴響了。

而她,也慌亂了。

「滾,你給我滾,快出去!」她的聲音不再沉著冷靜帶有鄙夷。取而代之的,是無止境的害怕與慌亂。

她將他趕至牆邊的小洞,讓他鑽了出去。

而她發抖地打開了衣櫃。

 

她得在她來之前先準備好,奴衣、繩子、乳夾、電擊棒……

她知道,她喜歡的。而她,不得不做。

卑屈地跪在地上,她不敢抬頭。

隨著那清脆的高跟鞋聲緩緩靠近,她心中的害怕也逐漸加大,趴著的身軀蜷曲著、發抖著、匍匐在地。

 

「歡迎回來,女王。」她說。

作家:Desire Pink 慾望粉紅

太赤裸的慾望,壓得人喘不過氣。那就加點夢幻的粉紅吧!如童話般給點繽紛色彩,那就美好了。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 臉書留言
  • 一般留言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

發表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