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情人劫

文章分類: 共筆作家作品

         忙著享受她身上的馨香,根本無暇去管她是什麼時候褪去了我身上的衣服與長褲,我輕啃她的花蕾,手指撩開她的底褲,直搗女人最神祕而性感的花叢中。這是第一次,我擁抱女人、撫摸女人,甚至可以讓女人靠著我的肩窩呻吟、在我的手上扭動的身軀,像是迫不及待地希望我進入她的身體。

  「我、我要……」指尖才輕輕的滑過她的花核,我感覺到她身體的顫抖以及忍耐得受不了的扭動,甫抽回手指,就看見她急忙脫去迷你裙與白色蕾絲三角褲,然後將我整個人向後推倒。

  穠纖合度的腰肢和修長的美腿讓我不小心看走了神,再次回神過來,她已經在我的分身套上安全套,整個人跨坐在我的身上,將我昂然挺立的分身完完整整的吸入她的神祕境地裡。難以形容的快感衝上我的頭頂,霎時間我竟感到有些暈眩,柔軟又緊實有力的內壁僅僅吸附著我的陰莖,隨著她上上下下的搖擺,我才終於明白,原來做愛是這樣的感受、是這麼幸福又愉悅。

  雖然曾經聽說戴上安全套做愛,就像是隔靴搔癢,感覺不到快感,但是也可能是因為我是第一次,又或許是這個女人的技巧高超,我不僅不會覺得隔靴搔癢,甚至感覺幸福的浪淘一波接著一波朝我襲來,當她再次俯身將美胸湊到我的眼前讓我揉捏舔吮,加上她口中傳出舒服的呻吟,我感覺自己再也忍不住,就快要噴發……

  興奮的快感就快要將我淹沒,我感覺自己的身體抽搐了兩下,一陣溫熱的感覺傾洩而出,雙手還緊緊抓著她令人無法一手掌握的女性象徵,說時遲、那時快,我們的房門被破壞,兩名身材莊碩魁武的男人走了進來,從她的腋窩一把抓起,並且撿起地上的衣服要她穿上,我根本還沒反應過來,除了興奮的感覺完全消失,陰莖軟了下來以外,連要拿棉被遮起來都忘了。

  「你是誰?」距離我比較近的男子上下打量我,挑起右眉,最後把視線停留在我的臉上,一臉不滿。但是,是你們突然闖進來的耶?怎麼會問我是誰?我還想知道你們是誰呢!

  沒有回答他,我感覺自己的興致全無,也終於回過神來,抓了衣服要穿,結果卻被他搶先奪走,留下赤裸裸的我,只能無奈地用棉被稍加遮掩。

  「你沒聽見我在問你嗎?你是誰?」魁武的身材加上男性特有的低吼聲,就連同樣身為男人的我都在霎時間被震懾住。那個身材,我是打不贏的,不用說是我根本不擅長打架,他們有兩個人,這間房間又這麼小,我連逃跑的空隙都沒有。

  我看向帶我來的那個女人,想不到的是,她已經著裝完畢,而且躲在另外那名男人的身後,兩隻纖纖玉手還挽著男人的手臂。所以,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難道他們是來抓姦的?

  「你們又是誰?」也許這樣反問很白目,可是我還是想要弄清楚狀況,那個女人到底是誰?跟這兩個男人又有什麼關係?如果她是有對象的人,又為什麼會找上我這樣的肥宅上床?

  「我是她老公。」將女人護在身後男人終於開口,簡單又易懂的一句話卻瞬間將我轟得體無完膚。所以,真的是來抓姦的?這下子我要吃官司了?就算是我是個不起眼的肥宅、不是很會讀書,但是我過去的操行成績向來都是不錯的,也沒有做過什麼比較嚴重的壞事,難道這次真的要成為我人生最大的汙點了嗎?

  「老婆,他是誰?」那位自稱是女人丈夫的男人又回頭輕聲問了妻子一句,本來我還冀望她會替我解釋,把錯誤承擔下來,老老實實告訴兩位男人,是她帶我過來的、是她誘惑我上床的,可我錯了,徹徹底底的錯了。

  「我不知道他是誰,我在逛街的時候遇到他的,他突然就把我帶來這裡,還、還強迫我……」女人揚起梨花帶淚的臉,跟初見面時的帥氣以及在床上的主動霸氣截然不同,嘟嘴撒嬌的語氣令人好生憐惜,如果不是因為我是受害者,或許我也會相信她口中說出來的話。

  「小姐,妳講話憑良心啊!是妳帶我過來的,我才不知道妳是誰呢!」我才出聲反駁,旁邊的男人就單手掐住我的脖子,面目猙獰的模樣令人心生畏懼。只要他一用力,我相信他絕對有足夠的力量可以掐死我。

  「你說是我老婆帶你來的?你想笑死誰?說謊也得打個草稿吧?貞操對女人來說多麼重要,你會不曉得?更何況她還是有老公的人,怎麼可能隨便跟陌生的男人上床?」摸摸自家老婆的頭,那老公說得理直氣壯,我卻聽得很荒謬。事實就是如此,寵妻也不是寵成這副德性的吧?

  「我看啊,八成是你這個死肥宅,片子看太多、慾火焚身,所以上街隨便找個弱女子就帶走了吧?」放開掐著我的手,雙手交叉在胸前,男人的語氣輕蔑,我感覺受到了嚴重的侮辱,可是也不曉得還能怎麼辯駁。無論我說什麼,他們都不會相信的。

  「這樣吧,我實在也不是很喜歡警察,辦事效率不好又跩個二五八萬的,我們私下和解就好,如何?湊個一百萬來,我就當作我老婆借你這可憐的肥宅一次,以後只要你別騷擾我老婆,我們就井水不犯河水,我也不會再找你麻煩,說到做到。」女人老公說話的同時,另一名男人撿起我的褲子,翻找出我的皮夾,抽走我的身分證跟駕照交到他的手上,我沒能阻止,也不曉得該怎麼回絕。

  如果我拒絕支付這一百萬,是不是我就會被警方帶走?是不是我就會被起訴?然後被抓進去關?這樣我這輩子不是毀了嗎?但是我又要到哪裡湊這一百萬?可惡,如果我沒被這女人迷惑了就好……

  「這是我的電話號碼,我會隨時跟你聯絡。」逕自拿出我的手機撥出自己的電話號碼,女人老公的嘴角彎著不懷好意的笑容,接著又把手機扔回床上,三人就此離開窄小的房間,讓整個空間重新變得不再壅擠。

  呆坐在床上不知道過了多久,最後我才終於意會過來發生什麼事……

(全文完)

客座共筆:叼著貓的魚

不願做貓口中的魚,所以反叼著貓。 現實無法輕易察覺的,透過文字去訴說。 看不見的情與愛,要用心去感受。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 臉書留言
  • 一般留言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

發表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