癮。

文章分類: 情慾小說

我有病,在心理學上來說,是一種強迫症。但是我的強迫症並不是一天到晚不停洗手洗到脫皮那種,也不是反覆開門關門確認到底門關好了沒有那種……

汗水隨著肢體的擺動而漸漸滲出,使我的紅色無袖短ㄒ貼著後背有了汗濕的較深色澤,舞池的白光閃爍著,就像衛星時而斷訊的畫面,將每個人的舞姿做了切割停格。

電子樂的節奏從音箱傳出,震動得應和著自己快速的心跳…我的雙手環繞住男人的頸項,緊貼著他發燙的身體,感覺到他呼過耳邊帶著酒香的熱氣。

這是我今晚的獵物。

男人的手掌順著我的長髮緩緩滑下,在我的腰際停下,一瞬間,我有個錯覺,以為我緊靠著他身軀的肚臍環,幻化成了一把短刀,直直地貫穿了他的下腹…

汩汩流出的暗紅血液順著刀銷流下,染紅了我的卡其色迷你裙,像是被紅色短T褪色所沾染到一般。

我低頭一看,確認了肚臍環依舊是冰冷的金屬環,靜靜地揪著我的肚臍。

我微微踮起腳尖,將他的頸項拉近自己,在震耳的樂聲中說:跟我做愛吧!

糟蹋自己也是一種選擇人生的方式,誰也管不著我!

我要什麼?

我不要錢,也不要愛,請和我做愛!

這是我的強迫症,自己強迫著自己,每天每天,和不同的男人,做著愛…

男人在體內抽動進出的時候,我複雜的思緒才能從腦袋竄出,至完全的淨空…

溫熱的流,從下體灌注到我的身體,一直上升,像是注滿了我空洞的心。

我在筆記本上寫著:9月1日,KISS,Jason,左胸有黑痣,喜歡後背式體位…

我的筆記本裡存放了各式各樣的男人,是我在各間Pub擄獲的獵物。

愛滋?那又怎麼樣?
管他是誰傳染給我的,我又傳染給了誰?
誰不會死?又何必在乎是怎麼死去的?

當醫生宣判了我的死刑,我的眼裡沒有憂傷,反而輕輕笑了起來…

這是我自己選擇的死亡方式,讓自己的形體一點一滴消耗殆盡。

喂…今晚,你要不要…和我做愛?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 臉書留言
  • 一般留言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

一般留言 (2)

  1. 愛滋? 性病? 不可不慎的病毒…要玩還得找到乾淨的對象…
    版主回覆:(10/12/2011 04:50:27 PM)

    這是個不錯的結論

  2. 哈,有教化的意味唷!
    不要亂做愛是不是?
    (噢,我整個就是來亂的)←((被踹飛

發表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