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11A08B(長夜)

文章分類: 與病魔拔河

  第二天早上,全家人都到齊了,相對於鄰床孤單的阿伯,我深切感受到家庭的溫暖。驗了尿之後,換上了手術服,裡面什麼也不能穿,非常沒有安全感,然後,就是等待…。
  醫生來了,說尿液沒有細菌感染,所以確定可以做切片了。躺在病床上被社工和姊姊推著,兩眼瞪著白花花的日光燈管,告訴自己要勇敢。本來以為會被推進手術室,結果並沒有,而只是在一個像急診室的拉簾圈起的範圍裡進行手術,完全沒有和其他病人隔離。我趴著調整姿勢,兩個檢驗師則是一派輕鬆,就像快樂的廚師面對著待宰的豬肉。
  一邊要憋氣一邊要進行兩次麻醉,第一次是表層的,第二次是深層的。過了一會兒,檢驗師說:我現在正在用刀劃開妳的肉,妳有沒有感覺?確認麻醉效果出現之後,就正式做切片了。據說我的腎臟比較小,所以要抽取三次組織,抽取後還放在小小的管子裡給我看。三次之後,用紗袋加壓止血了半小時才能夠再平躺。平躺壓著紗袋則要24小時不能移動,當然也不能翻身。
  我從來不知道24小時是這麼的長…。兩個姊姊輪流餵我吃飯喝水,還得學習在床上使用便盆。第一次在床上解尿,我解了快十分鐘。最後我催眠著自己:長這麼大還能尿床算是很難得的經驗,就放心解放吧!
  我以為切片的當時是最苦的,其實不然。完全平躺不能動的這24小時,我生不如死。身體好像已經不是自己的,好似長出了樹根深深陷在床上般。我伸手扶著床欄就要爬起來,馬上被大姊制止叫我再忍一忍。當時真的忍不住,多想乾脆下床推開窗從11樓跳下去算了。大姊一直安撫我,幫我做按摩舒緩。
  吃了安眠藥,到了午夜我仍然睡不著,反胃得很嚴重,後來請醫生過來打了止吐針。對我而言,這是我28歲的人生裡,最長的一夜。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 臉書留言
  • 一般留言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

發表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