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特急車

文章分類: 分不出來的類啦!

天剛濛亮的時候,老先生站在月台邊,穿著一襲黑色長袍,白鬍子垂在胸前,兩手交握著,搭在略微突出的肚子上。
我好痛苦啊~這樣活著…
老先生的眼裡帶著笑,點點頭:妳是不是覺得生活失去意義,度日如年,希望快點走到人生的終點?
沒錯,是這樣的,原來您都知道啊?
老先生眼中的閃光緊緊地攫獲我的目光:要不要坐上人生特急車,直接帶妳到終點?
好誘人的邀請啊!什麼人生特急車呢?有點不太懂…
老先生馬上了解到我的困惑,他身後的線上辭典搜尋到了解釋:人生特急車,僅限一人搭乘,單程車次,快速帶你到人生的終點。每十年為一站,每站停留五秒鐘,如果在其中一站下車,可在對面月台搭車回到原點。如果不下車或錯過每站的黃金五秒鐘,就會直達終點站,再也無法回頭。
雖然心裡有點害怕,但是個性裡的冒險因子又蠢蠢欲動…
我歪著頭想了一會兒,向老先生伸出了手:請帶我去吧!我要坐人生特急車~
其實從頭到尾,老先生都沒說話,我也沒說話,我們用心語溝通。
清晨的薄霧中,老先生的面容很清晰,在我發出請求的同時,靛藍色的單節車廂突然出現在月台,一點聲響也沒有。
上一秒還在發愣的我,下一秒已經坐在車廂裡,突然覺得有點冷,反射性地拉高了衣領。車窗外播映的風景是:前情提要…
我孤單地在幼稚園盪鞦韆,鵝黃色的短裙被頑皮的風撩上又撩下。
孤僻的我莫名其妙被打了一巴掌。
參加說故事比賽的講台,領模範生獎狀時的靦腆笑容。
拿著利剪憤怒的我,寫下姊姊的十大罪狀。
風光的護旗手歲月,驕傲拒收男孩子的情書。
前情提要的速度漸漸加快…
白色的牆,醫院,驚慌。
學校,有風,數學課,哭泣的下午。
飄飄的藍色群擺,對生命的絕望,寫作。
營火,被圍繞著,彈吉他。
櫻花,飄落,白色大衣,微笑。
煙火,啤酒,彷彿永遠都唱不完的「Forever」。
心動,閃躲,藍天。
擁抱,陰雨,離別。
定格畫面停留在昨夜,臉上未乾的淚痕。
車廂晃動了兩下,在看不見的軌道上開始奔馳了起來!
車窗外的風景是每一個明天,播放速度比前情提要快上好幾倍。
誰吻了我?看不清楚…
開心地又叫又跳,為什麼?
白紗,婚禮,誰在我身邊?
吵架,怎麼了?
靠!誰搞大我的肚子?!
海外旅遊,這是哪裡啊?
車廂又晃了兩下,十年一站到了,風景轉為一片白茫。
5…4…3…2…1…黃金五秒鐘,我選擇不下車。
車廂繼續奔馳,明天一一掠過我的眼前。
畫面一幕幕跳脫,雖然每個畫面都是我,卻又那麼陌生…
蒼白的臉,病床上憔悴的自己。
我怎麼了?病了?
不會這麼快就要死了吧?
但對從小就體弱多病的我來說,也不是不可能…
車廂晃了兩下,答案隱沒在白茫之中。
5…4…3…2…我跳下車廂,站在二十年後的人生月台上。
或許,我的人生也只剩下二十幾年,根本沒有下一個十年一站,再坐下去馬上就到達終點,再也沒有回頭的機會了。我不禁打了個冷顫…
我不是想要很快走到人生的終點嗎?而現在,我怕什麼?
對面的月台邊,一台破舊的車廂,車身斑駁掉漆,老先生站在一旁,灰白長鬍鬚被風輕撩著。
我看了看車廂,又看了看老先生,原來,我還有好多好多的經歷沒有體驗到,我並不是真的想要這樣不明不白的人生吧…
我遞給他一個微笑:我要回到原點,因為我真的想知道喜歡當頂客族的我,到底是被誰搞大了肚子?!
坐在搖晃著發出嘎嘎聲響的破舊車廂裡,我的恐懼感竟然消散了,沉沉地睡去…
「台北站到了、台北站到了,繼續往台東花蓮的旅客請在本站換車。下一個停靠站為終點站松山站…」
PS:艾小姬搞自閉時寫的文章…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專業立達徵信社-值得信賴的選擇
  • 臉書留言
  • 一般留言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

一般留言 (2)

  1. 坐火車旅行的時候我都會很想寫文章。火車比汽車的節奏穩定多了,風景也比高速公路美麗不少。火車離開月台後,從車窗中向外看去,由慢漸快,一格一格的畫面消逝而過的感覺,真是像人生的記憶一頁頁翻過一樣。
    版主回覆:(10/12/2011 04:50:29 PM)
    你真是太乖巧了!
    知道小姬我正在閉關…
    還會自行翻舊作來解悶
    哈!

  2. 請快點取個好筆名%

    如過人生真的過那麼快
    那不是太無趣了嗎?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