扮演:狂野聖誕夜

文章分類: 情慾小說

聽說,在床邊吊個襪子,就會收到聖誕老公公的禮物。

她從來沒收過禮物,床邊的襪子,總是空的。這隻襪子還是小孩留下來的,而小孩跟著前夫過生活以後,平均兩週只見一次面。當初她也不是沒想過要爭取監護權,但是醫院判定她的身心狀況太差,加上又沒有穩定的收入來源,所以她沒等判決就放棄了。

「只要孩子過得好,跟誰都沒關係。」這是親友們安慰她的話,她也就催眠自己,暫時信了。

 

但她的身心狀況,有很大原因是前夫造成的。每天遭受婆家冷嘲熱諷的語言暴力,只要孩子一生病或受傷就會被公婆罵:「妳一個家庭主婦又不用賺錢,連個孩子都顧不好,跟廢物有什麼兩樣?!」前夫從來不曾為她說過一句話。

男人都只厭惡女人在家庭裡的灰頭土臉蓬頭垢面,誰能看見全職家庭主婦的價值?離婚之後,沒能馬上回到職場,小孩也不在身邊,她索性放飛自我了。

 

「聖誕老公公是小孩們的偶像耶!那是一個童話的夢想,妳確定要這麼做嗎?」他這麼問。

她回應:「你覺得這是對聖誕老公公的褻瀆嗎?問題是我家已經沒有小孩,我活到這個歲數也沒收過聖誕老公公的禮物,現在給我一個夢不好嗎?」

「我是沒有意見啦!妳覺得很High就好。那妳得扮成麋鹿啊!好歹戴個麋鹿的耳朵或鼻子呀!」他提出要求。

 

她趴在床上,戴著的髮窟上頭有麋鹿耳朵。穿著一身紅衣紅帽的男人,將他的紅色長褲和白色內褲拉到大腿下方,他一低頭,那白色的假鬍子就垂墜到她光潔的裸背上,彷彿調情般地搔癢。

他一邊扶著她的腰側,一邊握著他溫熱的性器在她渾圓的臀瓣摩擦,棒身從臀瓣輕輕拍打,再用前端抵著她的後庭外面玩耍了一會兒,最後頂在她的肉瓣之間。她的縫口在他亢奮的分身來回摩擦之下越發濕熱,他先淺淺地順著溼潤的開口滑入,再緩緩頂到深處。

 

聖誕夜,聖誕老公公就是要騎麋鹿啊!不然要幹嘛呢?

 

在性愛之前,所有的角色扮演都趨於合理。因為,一切都只是讓幻想激發慾望的情趣表現。

當激情過後,她大字躺在床上喘氣。他躺在她身邊,扯掉了沾染了汗水的聖誕帽,紅色的上衣釦子敞開了幾顆,裸著的下半身那充血逐漸消退的陰莖上還掛著保險套。

 

「呼~好爽喔!」他說。

她指指床邊:「看到床邊那隻襪子了吧?離開前送個紅包給我,金額隨意,當作聖誕老公公送我的禮物。」

 

她再次審視了寫在徵友檔案上的文字:「聖誕夜,不想要一個人過嗎?只要你願意穿上聖誕老公公的服裝,就傳訊來約我!」按下了全選和刪除。

這個晚上,她從聖誕襪裡掏出幾張千元鈔票,露出一個淺淺的微笑。

(本文刊載於姊妹淘專欄)



專業立達徵信社-值得信賴的選擇
  • 臉書留言
  • 一般留言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