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

文章分類: 寫實小說

  頭痛欲裂地,像是宿醉過後的清晨,阿嬤的佛教音樂,卻只令人煩躁地想要大叫。整天的誦經,煩不煩啊?
  幹!看啥小?!女孩水汪汪的大眼朝著我的方向看了過來。那個眼神,竟然帶著些許哀怨和怒氣等複雜的情緒……總覺得我很熟悉很熟悉,歷代女友的臉我早就不記得了,是不是有誰有這雙大眼睛的?嗯…不清楚。
  愛情對我而言,活像是個屁。放過,就忘了。無毒無害,但是臭到不行。好友大砲曾經跟我說,你啊!負了這麼多女人,遲早會死在女人手裡。靠么喔!沒事唱衰我幹嘛?除非是做愛時太激烈心臟病發,我還能接受。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哼~大砲要是真像大砲,也少來跟我討教床上功夫,討教完了還忘恩負義唱衰我,幹!
  頭疼死了…什麼事情都想不起來,像是喪失了記憶一樣,只有模模糊糊的片段。我一定是昨晚尬車完又去拼酒,然後被酒店的嘉嘉迷了魂吧?想起嘉嘉柔白的大腿酥胸勾魂眼,不虧是酒店的紅牌。對於換女人像換衣服一樣的我來說,這個嘉嘉就是一件火紅的海灘熱情花襯衫啦!
  大砲?!ㄟ…這傢伙來我家衝啥小?和阿嬤在說什麼啊?怎麼搞的,我的喉嚨像是被鎖住的水龍頭,乾啞地發不出聲來。屎咧~這是什麼狀況?大砲帶著墨鏡,臉上是我從來沒看過的落寞神情。
  我看著裊裊上升的煙圈,突然想起了一些事,關於那天晚上的事……
  尬完車又躲過條子的我們,在酒店裡飲酒作樂。嘉嘉過來招呼,帶著一個女孩,說是新人啦!「好料的咧~大學生喔!」在嘉嘉的介紹下,那女孩穿著極短的雪紡紗洋裝被推到我們眼前,甜甜的笑臉上有雙大眼睛。
  新人嘛!我總是要多虧幾句,用我這張每次總惹得嘉嘉咯咯笑的賤嘴吃人家的豆腐。一旁大砲的神情有些怪異,但是我也沒有多想。後來,我進廁所時,大砲快步跟了進來。「你不會不記得了吧?那個女孩…」我搖了搖頭。「你在Pub拐過人家啊?她不會認出我們來吧?」
  我是有幾次在Pub把女孩灌醉然後上了人家,也不知道她們是真醉還是假醉,反正就當妳情我願也沒出過什麼事。沒那麼衰小的,我想。但是出了廁所不遠,我的後腦勺就冷不防被某鈍器擊中……接下來的畫面就像斷了訊的電視,一片漆黑。
  朦朧之中,似乎聽見大砲壓低著聲音對我說:「我早就厭倦了,和你共享女人的生活…」
  幹!我要怎麼告訴別人,大砲殺了我?!
  此時回應我的,只有靈堂上我笑容燦爛的遺照…
*農曆七月到了,來一篇應景的文章….^_^*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專業立達徵信社-值得信賴的選擇
  • 臉書留言
  • 一般留言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

一般留言 (3)

  1. 這個不是風流鬼,是下流鬼!
    版主回覆:(10/12/2011 04:50:32 PM)
    嗯~是下流鬼!
    只是標題含蓄一點…

  2. 嗯,有點看不懂和那個女孩有什麼關係…

  3. 結論,其實大砲是女人…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