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襲胸無罪,好色有理?

文章分類: 不吐不快

騷擾.jpg

身為女性,有人沒遇過性騷擾或猥褻的嗎?問問你們身邊的女性朋友,相信答案會令你很震驚。性騷擾慣犯可能是一種心理的病,有病不找醫生只會讓更多的人受害。也許有人會問,為什麼被騷擾的當下不反抗或控告而忍氣吞聲呢?其實有很多原因,例如騷擾只是一個瞬間的行為(強吻、襲胸、摸臀、言語等),沒有其他人在現場又沒有被監視器拍到的話舉證困難,另外也可能是因為不對等的權力關係造成內心恐懼,例如老師對學生、主管對下屬這種性騷擾,也容易造成當事人怒不敢言。

細數人生裡大大小小的性騷擾,還真是痛苦無奈萬分。記得第一次被性騷擾是國中時,有一次在住家附近巷弄裡遇到對面而來的機車騎士伸手襲胸,動作迅速到來不及反應,我的手臂還被對方的指甲刮傷。才十幾歲的女孩遇到這種攻擊,恐懼和憤恨的情緒讓我回到家裡一邊洗澡一邊大哭,那隻骯髒的手留在我肌膚上的觸感卻怎麼樣都洗刷不掉。

高中騎腳踏車上學的時候,有騎乘腳踏車的怪叔叔跟在旁邊,嘴裡一直碎念很多猥褻噁心的話;晚自習回家的時候,遇過一路尾隨跟蹤的無聊男子,只好停在人多的路口和他對峙;大學時和同學們夜唱KTV在清晨要回宿舍,卻遇到疑似精神病患者偷襲摸臀;進入職場後的第一份工作,被其他部門的協理假借關心名義騷擾,又是熊抱又是摸手。

最淒慘的是有一次公司主管就是性騷擾慣犯,在女同事被騷擾傷害而無法來上班的同時,我不但要一個人接下同事遺留的工作,還要每天面對這匹狼在性騷擾案調查期間繼續來上班那猥瑣的臉而裝作若無其事,戰勝不知何時他又要伸出魔爪的恐懼,甚至在被他言語威脅:「妳不會背叛我吧?」時面帶微笑,然後私下幫女同事蒐證再挺身而出上法院作證。

人人應有免於恐懼的自由,但大部份女性卻無可避免成為性騷擾的受害者。無論是被熟識的人騷擾傷害,或是在路上成為陌生人臨時起意隨機攻擊的對象,在我們心裡絕對會留下深刻的陰影。有些人會開始常常感到恐慌,有些人會想要偽裝或隱藏自己,有些人會因為擔心再次受害而不敢獨自上街或搭交通工具,有些人會恐懼到失眠,有些人甚至會痛苦到想傷害自己。你永遠都不知道自己一時的快感會帶給別人人生什麼樣的影響,而快樂不應該是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之上。

性騷擾並不只是「好色」這兩字就可以簡單帶過的問題,可能是道德瑕疵以及心理疾病。日常生活除了保護自己之外,也不要再沉默縱容這些行為的發生!

(本文刊載於臉紅紅網站)

女人迷活動:寫下妳的痛,我們都懂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 臉書留言
  • 一般留言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

發表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