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情人劫

文章分類: 共筆作家作品


客座共筆投稿:叼著貓的魚

  夜色低垂,早已入秋的氣候早晚溫差相當大,接近冬季的今天,更是涼冷得令人瑟縮。又到了十一月,單身二十九年的我一個人走在街頭上,雙手插在口袋裡,幻想著總有那麼一天會有個可愛的女孩,挽著我的手臂,就像隨處可見的普通情侶那樣,和我談著普通的戀愛,即使平淡無奇,我也會很滿足。

  可惜的是,今天是十一月十一日,也有人稱之為單身光棍節,要給像我這樣的單身肥宅過的專屬節日,明天又是我即將邁入單身第三十年的生日,越想腳步就越沉重、越是覺得心情鬱悶。為什麼交女朋友這麼難?難道不高不帥又沒車沒房真的這麼該死嗎?好歹我也是認真努力的在過生活,存款不多至少不會無法應付急用。或者是真的像那首歌的歌詞說的一樣,雖然我皮膚白可以一白遮三醜,可是胖就會毀了所有?不是說肉肉男也有肉肉男的市場嗎?

  「唉。」重重的吐出心中的不滿,我知道自己一直都在自欺欺人。什麼少吃多運動?什麼多吃蔬菜水果?什麼盡量避免澱粉類?不想靠減肥藥破壞身體健康,其他該做的能做的我都做了,我也想瘦下來啊、我也很絕望啊……

  踢著腳邊不知道誰亂丟的空寶特瓶,打算晚點踢煩了再順手撿起來丟到附近的資源回收垃圾桶內,想不到的是,踢著踢著,一個不小心踢歪了,竟滾到迎面而來路人的腳邊,而且先是順著滾到他的腳背上,才又重新滾回地板上。我抬頭看向那個路人,做好挨罵的心理準備時,才發現對方是個女人。有點帥氣的女人。

  約莫一米六五的身高,帶著一頂墨綠色的軍帽、身穿軍綠色的大衣,腰間用黑色的腰帶綁著,大衣底下露出一雙白嫩的大腿,底下是一雙過膝的黑色皮長靴。她的頭髮染成了迷人的酒紅色,卻不是浪漫的大波浪長捲髮,反而是又短又俐落前短後長、最長僅與下巴齊平、最短只到耳垂位置的髮型。精緻的鵝蛋臉上,她的眼睛不大,畫著長長的黑色眼線,眼尾用紅色的眼影勾勒,桃紫色的霧面唇膏令她的薄唇更顯性感。

  吞了口口水,我才終於低下頭向她道歉,視線卻還不由自主地偷瞄她修長的美腿。「那個,抱歉,我不是故意的。」伸手去撿拾她腳邊的寶特瓶,我企圖偷看她大衣底下遮住的位置,出乎我意料的是,她穿的不是我想像中的黑色皮熱褲,反而是一件牛仔迷你裙,我甚至隱約看見了那裡頭透出的白色春光。

  「你在看哪裡?」不同於一般女孩子的嗓音從我的頭頂上傳來,尚未能夠反應過來的同時,那隻踩著過膝長靴的腿已經踏在我眼前的寶特瓶身,差一點就直接踩到了我的手背上,我嚇得頓時將手收回並捧在胸前。這女人怎麼回事?這麼兇悍?

  「哦,看樣子是個沒有女朋友、單身了快要三十年的肥宅,我猜得沒錯吧?」女人的嘴角勾起一抹譏諷的嘲笑,我卻無從反駁。誰叫我確實沒有女朋友、也確實單身了快要三十年,也是個肥宅呢?

  「看來我猜對了呢。」女人彎腰拾起空寶特瓶,接著抬手向後一扔,漂亮的拋物線劃過空氣,寶特瓶就像三分球一樣進了資源回收垃圾桶,得分!

不過現在不是我覺得欽佩的時候,女人雖然在丟垃圾,視線可是沒有從我的身上離開過一分一毫。

  「還是處男?」美麗的臉蛋朝著我湊過來,我下意識往後退了一點。

  「是、是又怎麼樣?」想要好好地看著她的臉,視線卻被大衣的開口吸引了去。大衣裡是一件低胸的黑色小背心,沒有瞧見內衣的影子,只見渾圓的酥胸呼之欲出。

  「走。」拽起我的衣襟,女人霸氣又不由分說地領著我走。沒有問目的地是哪裡,此時此刻我的腦袋就像是電腦當機了一樣,沒有辦法思考,卻也完全沒有想要反抗的感覺。

  拐過幾個彎、走過一兩條小巷子,我隨著女人進入一扇不起眼的門內,接著轉入窄小的電梯裡。看似老舊的環境裡整潔且乾淨,暖色調的裝潢與布置給人一種莫名放鬆的感覺,我隱約還聞到了檀香的味道。

  上樓以後,映入眼簾的是一間接著一間的房間,門扉緊掩,我卻幾乎能夠確定這裡是類似旅店或是賓館的地方,不像是公寓。至於女人為什麼帶著我到這樣的地方來,我也感到相當納悶。為什麼是我呢?

  「到了。」打開其中一扇門,女人一把將我推進門內,沒來得及反應的一個踉蹌,我就這樣摔進房間裡。做好心理準備要迎接摔倒的疼痛時,房內的燈被點亮,而我則是摔到了一張床上。是間空間不大,只有一張床與一間衛浴的小套房。

  撐起身體回頭看向女人,她已經褪去軍大衣,軍帽被她順手扔在腳邊,她的身材比我想像中的更好,胸部跟她的臉差不多大,不僅沒有內衣的束縛,我還看見了突起的花蕾。各種情色畫面開始在我的腦中奔竄,我感覺自己的腦袋與下半身都在充血。

  「妳……」努力想要說點什麼、想要詢問她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但是就在她將雙手撐在我的腿邊,整個人半伏在我眼前,我的視線不受控制的停留在她彈跳的渾圓,理智逐漸離我遠去。好想觸碰她、想撫摸她,還想要讓她坐在我的身上搖動身體,雙手抓著她的酥胸,用力頂到她的最深處……

  「噓。」手指比了一個噤聲的手勢,放在微嘟的嘴唇前面,加上她朝我拋來的媚眼,我簡直被迷得暈頭轉向,再也沒有能力去思考她是誰、這裡是哪裡,甚至為什麼帶我來這裡,只想要隨著本能去發揮。

  在我伸手想要觸摸她的酥胸時,她已經先朝我的脖子舔吻,一陣酥麻的感覺襲來,也像是對我下達指令。伸手朝我覬覦已久的雙峰抓去,我不太熟練的揉捏與逗弄著她的花蕾,欣賞耳邊傳來的輕吟聲,感覺像是接受到了她的鼓舞,左手還不忘繼續挑逗花蕾,右手則探向她的裙底。

(請點下一頁繼續閱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 臉書留言
  • 一般留言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