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交往】步調不同的情人,該如何共跳雙人舞?

文章分類: 愛情,婚姻

雙人舞.jpg

愛情,是找到和你很相似的另一半,還是找到能互補的另一半?印象中曾經看過一個研究調查,認為互補的感情幸福指數比較高而且較容易持續下去。其實我覺得這世界上每個人都是不同的個體,相愛相處本來就不容易,很多時候總是要學習退讓來配合對方,但我認為角色上可以輪替,而不是總是一個人強勢主導而另一個人委屈犧牲。我們家的組合正好是熱情直爽的射手座搭配悶騷慢熱的水瓶座,也許可以藉由生活上的小故事提供一些想法給大家參考看看。

 

「等一下」的怒火點燃

水瓶座的我很不擅長收納整理,無論是電腦資料夾還是書桌、衣櫥總是亂糟糟,對於喜歡創意工作的我一向不以為意,反正能找到我要的東西就好了,找不到的話就是再買一個。這和有條有理邏輯清楚又勤儉持家的射手座主人有很大的差異,導致在家裡都是他叨念我「東西又亂放了」「沙發可以收一下讓我有地方坐嗎」「這個東西放在這裡幾個星期了,妳到底什麼時候才要收起來」。

散漫迷糊而且手邊經常有很多雜事在忙的我就會很不耐煩回他「你不要吵,等我有空自己會弄」,然後這個「等一下」的拖延經常拖到他火氣都上來。大家很難想像,在家裡,經常把東西大力丟到地上甩到地上的不是我這個大小姐,而是我家主人,因為他太生氣了。今年過年前的大掃除我又讓他整個大爆發,一邊氣罵:「妳這什麼作家?書房亂成這樣!」然後把我放得東倒西歪的書和文件資料全都掃到地上。如果這種情況發生在你家,你們會怎麼做?

在氣頭上,作家這份工作被他污辱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如果我爭執在這個點上,應該就是大吵一架然後事情一樣沒解決。所以那時我默默謹守著兩人相處的原則:「吵架時不是看誰比較有理,而是看誰比較生氣,比較不生氣的那一個就先惦惦不要回嘴。」我只好眼睜睜看著散落一地的書,立馬噤聲等他罵,最後再可憐兮兮地紅著眼眶跟他撒嬌:「我的指甲裂開了,你弄成這樣我也很想自己整理,但我怕指甲整片掀起來會受傷流血。」他板著一張臉回我:「那妳告訴我哪些書是要放在書架上的,我來放。」

就這樣,一個做錯事的人站在原地出一張嘴,那個可憐無奈又暴怒的人還得動手收拾一地的殘局。當然我也不能就這樣占盡便宜,去美甲店把指甲修復了之後,我還是盡我笨拙又微薄的力量慢慢把書房書桌整理好了。

他常說「裝笨」「裝可愛」「裝可憐」就是我的三大絕招,但事實上我也在努力用我的方式化解衝突。行動力強有執行力的射手座主人經常看不慣我的散漫拖延,換個角度思考,我不正就需要這樣的一個角色督促我嗎?

兩性相處就像跳國標舞,步調不同的男女,該如何共跳雙人舞?不就是妳進一步我退一步,偶而推你一把,偶而拉妳一把,偶而停下腳步等對方,偶而加快腳步跟上去,即使互相不協調踩到腳或摔了跤,還是願意共同跳完這一支舞啊。

(本文刊載於姊妹淘網站)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 臉書留言
  • 一般留言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

發表留言